怀念小平:一代中国读书人改变命运

发布日期:2019-08-25 01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北京大学中文系七七级新闻班(2)学生的合影。全班34名学生,最大的31岁,最小的18岁,没有一个应届高中毕业生。

  马克思说过,科学技术是生产力,事实证明这话讲得很对。依我看,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。——摘自邓小平1988年9月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时的谈话

  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。四个现代化,关键是科学技术的现代化。———摘自邓小平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上讲话

  今天,济民救世网,许多人内心都认为,他们的人生,是从邓小平复出线年过去,他们仍习惯说这样一句话,“如果没有邓小平,我现在还是个泥瓦匠”,“如果没有邓小平,我现在还是赤脚医生”……话里的身份可以无尽地更替,不变的是话中的追忆、感激,甚至有“假如”的后怕:

  假如没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决策,没有高考制度的恢复,没有“科技是第一生产力”的论断,没有“臭老九”的正名———

  刚刚结束,国民经济面临崩溃,整个社会的知识文化水平全面倒退,人心不稳。虽然戎马一生,这一战,对73岁高龄的邓小平来是说,仍是一场硬仗。www.34528.net,此时,邓小平说,“我自告奋勇管科教方面的工作,从何着手呢?我想,要从科技和教育着手。”这是从反右风波、大炼钢铁以及张铁生的白卷中,得到的认识。

  而邓小平在这次大会上的发言稿,会前就引起争议。邓小平推翻了盛行多年的“资产阶级知识分子”的提法,改称“工人阶级知识分子”。

  工作人员询问邓小平,有关讲稿内容要不要修改。邓小平语气坚定,“一个字都不要改。”

  在科学大会上,面对数千的科技工作者,邓小平响亮地提出,“科学技术是生产力。”

  这不是一句空话,也绝非贸然断言。多年后,当人们无数次提起那次大会时,给了它另一个名字———“科技的春天。”

  这年冬天,在邓小平的亲自布置下,570万人走进高考考场,而此前,这种选拔读书人的制度,已在中国消失了10年。

  在历史的节点,一个人可以影响一个国家、一代甚至几代人。上世纪70年代末,邓小平恰好就是那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