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茶话】恢复高考后第一批大学生当面感谢邓小平

发布日期:2019-08-05 22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寒窗苦读十余载,又是一年高考时。今天,咱们来聊聊在历史长河中,围绕高考不得不说那些的时代故事。

  新中国成立之前,全国高等院校基本上实行单独招生,自行组织命题、考试和录取。新中国成立后,为了维持高等教育的连续性,中央政府提出了“维持现状,立即开学”的方针,各高校继续实行单独招生。

  1952年6月12日教育部发布了《关于全国高等学校1952年暑期招收新生的规定》,明确规定自该年度起,除经教育部批准的个别学校外,全国高校一律参加统一的考试招生,并严格规定了招生名额、报考条件、考试内容、命题、阅卷、录取及调配等各项要求。高等学校招生正式实行全国统一考试。人民日报在6月 13日头版刊发了这则新闻。瞧,那时候用的还是繁体文哟!

  之后,统一考试出现过一次短暂的中断。1957年,反右斗争扩大化,对党内斗争形势估计过重,到1958年,提出高等学校招生强调政治挂帅,提高政审标准,采取保送入学的办法。全国统一考试也短暂被打断,各高校在当年进行单独招生或联合招生。1959年取消了免试保送上大学的做法,恢复了统一高考制度。下图为人民日报1958年1月3日第七版报道的《南京九所高等学校 今年将大量招收工农学生》。

  1966年“”爆发,高校停止招生5年。高校停止招生,高中毕业生就没有了大学这个出口,去哪里?1968年7月22日,《人民日报》刊发了一篇题为《从上海机床厂看培养工程技术人员的道路》的调查报告,以及的指示:“大学还是要办的,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,但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,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,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。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,到学校学几年之后,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。”

  同年12月22日,《人民日报》再次刊发的指示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,把自己初中、高中、大学毕业的子女,送到乡下去,来一个动员。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。”

  直到1970年6月27日,中央批转《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关于招生(试点)的请示报告》,确定实行“群众推荐、领导批准和学校复审相结合”的招生办法,招生对象确定为具有相当于初中以上文化程度、具有两至三年以上实践经验的“工农兵”。

  1977年冬天,关闭了11年之久的高考大门重新向莘莘学子敞开,570万来自各方的考生参加了当年的高考。而作出恢复高考决定的,就是刚恢复工作的邓小平。

  文革结束后,中国百废待兴,其中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高科技人才严重不足。邓小平不无忧心地指出:“同发达国家相比,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20年。科研人员美国有120万,苏联90万,我们只有20多万,还包括老弱病残。”对此,邓小平提出要改革高等学校招生制度,尽快恢复高校招生考试制度。其中两个内容,第一,恢复文化考试制度。1977年,邓小平在同长沙工学院临时党委负责人张文峰、高勇谈话时,明确提出:不管招多少大学生,一定要考试,考试不合格不能要。不管是谁的子女,就是大人物的也不能要,不能“走后门”。第二,扩大生源,高校要广纳人才,改变文革中实行的高等学校招收工农兵学员制度,允许高中毕业生直接上大学。

  在最初的设想中,邓小平是想“一年准备,从明年开始两条腿走路,一半直接招生,一半从别的路子来,特别是理工科。开学时间统一到秋季好。”

  1977年8月4日,邓小平亲自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。参加座谈会的很多学者纷纷建言,宁可今年招生晚两年,也要对招生制度进行一个大的改革。邓小平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,问时任教育部长的刘西尧今年来不来得及。刘说,推迟半年招生,还来得及。于是,在座谈会结束的总结发言里,邓小平明确宣布:“今年就要下决心恢复从高中毕业生中直接招考学生,不要再搞群众推荐。从高中直接招生,我看可能是早出人才、早出成果的一个好办法。”

  教育部很快报送了《关于推迟招生和新生开学时间的请示报告》,将原计划“八月开始招生、十一月中旬新生开学”更改为“招生时间拟推迟到第四季度,一九七七年新生于明年二月底前入学”。

  1977年10月12日,国务院批转了《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》。恢复高考的拉锯战终于落下帷幕。下图为人民日报1977年10月21日头版头条报道的《高等学校招生进行重大改革》。

  一次黄山偶遇,让第一批大学生能够有机会当面感谢邓小平。1979年7月,75岁高龄的邓小平再登黄山。当时有几位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也在爬山。据当事人复旦大学新闻系77级学生陈静溪回忆:“我们四个人,三个女同学,我一个男同学。我们看邓小平其实挺清楚的,山路上是看得见但是要走半天的。我们在山路上背着好多的行李就拼命地赶,拼命地赶,想追上去。但是行李太重了,最后我就作个决定,我说我就英勇牺牲吧,把你们所有的行李都给我。她们就轻装上阵,就赶前面去了。”“当时邓小平很高兴,和她们一起合影,然后还给我们每个人的学生证都签了一个名,我们都很高兴。”

  自此之后,高考成为众多学子“转变命运”的一刻,备受瞩目,甚至足以令总理让路。2013年的6月7日,李克强总理在河北邯郸考察三夏麦收情况。当日恰逢高考首日,李克强特意叮嘱,考察出发的时间晚一些,错开考生的出行高峰。在邯郸市考察期间,下午出发时,李克强又说,车开慢一点,把路让给参加高考的孩子们。高考,对于每一个学子而言,都意味着一次人生的选择。总理让路,正代表着政府的态度。

  之后,“七月”也曾短暂返过一次“场”。事情发生在2008年的汶川地震后。当时,考虑到灾情,四川45个区县和甘肃17个区县延期高考,分别于7月3、4、5日举行,考试科目顺序不变。

  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;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”有人说,当年高考的时候,学校还很流行写同学录,这句话是同学们在同学录写得最多的一句。现在或许多数人已经遗忘了同学录这种小玩意儿。我们经历的高考或多或少带有着时代的印记。

  在这个“一茬接着一茬”的“战场”上,祝各高考学子,“到中流击水,浪遏飞舟”,打好这场战役,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节点。